花容醉经年最新章节,花容醉经年无广告全文阅读

江妙容永宸主角小说
江妙容永宸小说在哪看啊?《花容醉经年》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这里有。《花容醉经年》讲述了:阴暗的大牢里,却有一顶白色的帐子。牢门打开,沉稳的脚步缓缓度进来。江妙容倏地抬起了头,熟悉的脚步声,他还是来了。她本以为,此生,再也见不到他了。她慢慢出了软帐,走的很艰难,脚上长长的锁链摇曳作响,镣铐沉重,镣铐上的刺洞穿了她的足踝,衬裤上鲜血已经凝成硬条,每走一步,刺喇着她的腿,渗出更多血来。&ld............

小说《花容醉经年》在线阅读

主角是江妙容永宸的小说名字叫做《花容醉经年》,这本书是由作者色和尚倾心打造的言情小说,花容醉经年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花容醉经年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。

《花容醉经年》第1章 剜心之刑

阴暗的大牢里,却有一顶白色的帐子。

牢门打开,沉稳的脚步缓缓度进来。

江妙容倏地抬起了头,熟悉的脚步声,他还是来了。她本以为,此生,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她慢慢出了软帐,走的很艰难,脚上长长的锁链摇曳作响,镣铐沉重,镣铐上的刺洞穿了她的足踝,衬裤上鲜血已经凝成硬条,每走一步,刺喇着她的腿,渗出更多血来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江妙容轻声问,长睫颤动。

“来看看你。”他沉声说着,伸手拉过她。

她步伐踉跄,被他猛地拉扯,镣铐上的尖刺扎进皮肉,又一次扎进皮肉。

她咬紧唇,顿时大汗淋漓。他猛地撕下她白色的外袍,露出里面淡色的里衣。

永风低头看她,她的肚子微微隆起。

江妙容嘶哑的声音划破了夜,煞白的脸,咬紧的唇。脚上已是鲜血淋漓。

永风上下审视着江妙容,盯在她微凸的肚子上,冷冷说道:“他不会来救你了,朕把你怀了他孽种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,把你明天受刑之事也做了公告,他并没有来,是不是很失望?”

“皇上说的是谁,他为什么要来救我?”江妙容淡淡地问。

永风捏着她的下巴,用力,这是个倔强的女人。

江妙容轻笑,泪水凝聚在眼底。

她本能地护住肚子,双手推他。他怒了,“你竟然敢嫌弃朕?”

他冷漠的目光上上下下扫清了她身体的每一寸,将她最后的尊严一点一点拿走了。

她尽量蜷缩着自己的身子。

他嘴角的笑愈寒,把她横抱起,扔到了床上。

“你的身体是我的。我可以不爱你,但你不能爱别人。你背叛了我,只有死路一条,你明白吗?”

他口气清淡,嘴角噙笑,眼中却如寒冰。

她是脏的,可他竟然疯狂地想要她。

江妙容有一刹那,觉得他对自己还有爱,因为他恨她,有恨便有爱,“永风,我只是爱上你,我从来没有背叛你,这个孩子是你的,为什么你不相信?”

“来历不明的孩子,朕不会要,朕又不缺孩子。不过永宸都承认了,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!”

江妙容闭上眼睛,永宸曾经说过喜欢她,仅此而已。

“永风,你爱过我吗?哪怕一点点?”

永风沉默。

“原来一点也没有,永风,你就不能骗我一下吗?哪怕是骗我,我也愿意听。”

永风沉默,他连骗她都不屑。

沉重的镣铐撕扯着,江妙容早煞白了脸,却只凝着他笑。实在撑不过的时候,哑了声叫出来以缓解痛苦。

“你也会痛?”永风手指一圈一圈慢慢卷绕。

血滴滴落下来,江妙容咬破了唇。

她眼里止不住的惊颤,想向后退,她的腰却被他的掌紧紧裹住,无法动分毫。

“永宸两次进攻,无数次交换,就是为了得到你,你还不承认?如此,你还要让朕爱你?朕后宫女人无数,谁敢如你这般大逆不道?不过,朕很想知道,永宸如果知道你如此在朕身下承欢,他会怎样?”

“皇上,皇后娘娘胎息不稳,要见皇上!”牢门外传来一声尖锐的低声。

他眼底一滞,双手扶住她的肩,充满恨意,抽身而出。

他顿了顿,回头看了她一眼,终于无语,急急走出了牢房。

他爱的,始终是皇后,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江玉。

江妙容看着自己衣不蔽体,不想明天如此狼狈出现在大家面前,便撕了帐篷,扯成衣服的样子,披在身上。

她现在,也才十九岁,仍旧是如花的年岁。心却已经千疮百孔。

江妙容靠在墙角,目光空灵,如果从头来过,是否还会爱的如此奋不顾身?

江妙容是大元帅庶出的女儿,甚至庶出都算不上,她是父亲江景天与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,她的母亲,是青衣堂堂主的女儿。未婚生了她后,不久就去世了,她在墨山的外公家长到十三岁。

十三岁的时候她才知道,自己的父亲原来是大兴国赫赫有名的大元帅江景天。

也在这一年,她被接到了元帅府。十三岁的少女,第一次见到十九岁的三皇子永风。自小在山野中长大的女子,便对这芝兰般的男子一见钟情。

那年冬月,永风被四皇子永宸困在浮城,一个月无法突围,眼看弹尽粮绝。

那时候的江妙容,却是爱极了他,虽然永宸一直对她示爱,但她最终选择了永风,拒绝了那个身材高大,整日沉溺欢场的永宸。

江妙容回到墨山求外公,外公出兵五万支援永风。

外公的条件是要永风娶了江妙容做正妃,以后得了势,皇后之位便给江妙容。永风应允。

外公带着舅舅和江妙容一起带兵解了浮城之围,并将永宸赶出了江北。

皇上不久驾崩,永风登基做了皇上,改国号大兴。

永风做了皇帝并没有践诺给她皇后的位置。皇后之位空了半年,最终给了江妙容的姐姐江玉。江玉才是他的挚爱。

他已是皇帝,有能力把最好的给心爱之人。

而江妙容,被封为江贵妃。

如今,这位贵妃娘娘要被处以剜心之刑。剜心之刑,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这种刑罚。

听起来,皇上真是恨透了这位妃子。

江妙容的罪名,却真的是无法饶恕的私通外敌。

其实真正让皇上要将江妙容处以极刑的罪过,只有皇后江玉和皇帝几个心腹知道。

第二日,下起了雪。江妙容站在囚车里,赤脚,脚上一片暗红。身上披着白色的帐布,脸色青白,唇色青紫,瑟瑟发抖,一双眼睛仍旧清亮。

她抬头,雪花落在她的脸上,瞬间成水。

城墙上,明黄锦毛大氅下,玉树临风般立在那里的正是皇上永风,站在她旁边的,一身暗红狐狸毛斗篷的美貌女人,正是他的后,也是她的姐姐,江玉。